首页
/ 新闻中心 / 媒体聚焦
《中国煤炭报》:新集一矿停产后的复产之路
日期:2020-12-08 

日前,中煤集团在新集公司举行第二届“国企开放日”活动。期间,记者走进了中煤新集一矿。

“老”是这座矿井给记者的第一印象,除了不时传来的机器隆隆声,仿佛整个矿都进入了沉睡状态。

“没错,就像你看到的,新集一矿是座老矿,设施有些陈旧,没什么惊艳的,但在经营管理方面可是很‘新’的,尤其是经历了停产再复产的磨练,积累了独特的经验。预计今年年底,我们可以实现收支平衡,明年实现扭亏为盈。”新集一矿经营办副主任杜勇说。

三季度,新集一矿原煤产量计划48万吨,实际完成49.46万吨,利润达到3106.40万元。

从保护性停产到复产

“根据国家去产能、优结构需要,新集一矿于2015年底采取保护性停产措施,自行停止开采。2016年5月,新集一矿对各采区采取了封闭措施,保留了主要巷道及通风、排水、供电、瓦斯监控、人员定位等系统,留守部分人员负责日常维护。”杜勇说。

矿井停产,职工安置成为摆在新集一矿面前的难题。

“我们当时有4000多名职工,需要分批次分情况进行人员安置。部分职工待岗放假,发放最低生活补助、交五险。同时,我们协商解除了一部分职工的劳动合同,还有一部分职工离岗待退。最终,100多人留守,职工队伍稳定。”杜勇说,“其实,留守下来的人一点也不轻松,我就是其中的一员,当时1人要承担6人的工作,夏天即使开着空调衣服也都湿透了。”

“在矿井关闭的那一刻,真的不舍得,不少老伙计流下了眼泪。”新集一矿支护区区长高明阔说。

在矿井停产初期,高明阔选择了创业。“上班的时候,我就比较关注市场动态。矿井停产后,我便选择了创业,一来可以增加自己的收入,二来也想拉一拉身边的弟兄。”高明阔说,“当时资金短缺,我就把家里的房子卖了,同时矿工会给我做担保,我申请了淮南市工会的100万元无息贷款。在多方支持下,我解决了20多个矿工弟兄的就业问题。”

2016年11月,新集公司向中煤集团提交了《新集公司新集一矿恢复生产方案及可行性分析》的请示报告。2017年1月5日,中煤集团下发了《关于同意国投新集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新集一矿恢复生产的批复》,同意新集一矿复产。2017年3月23日,国务院国资委下发了《关于调整新集一矿去产能任务有关意见的复函》,正式明确新集一矿不再列入去产能矿井范围。

“煤矿虽然可以复产了,但是复产之路走起来相当不容易。职工回归需要找状态。巷道打开后,虽然陆续恢复生产,但是产能一直不能完全释放,到2019年才算正式恢复生产。”新集一矿掘进一党支部书记刘海基说。

搭班子,稳人心

“矿井复产了,必须得把队伍建设好,搭好班子。”杜勇说。于是,一场大刀阔斧的人才队伍改革在新集一矿拉开序幕。

“管理队伍实行竞聘上岗,把有能力、有担当、能打仗的人选出来。”新集一矿原矿长胡焕良说。

“我就是参加竞聘上来的,当时我竞聘的部门是区务中心,主要负责绩效考核、现场验证、成本核算、工资发放,由于有相关经验,基本功扎实,我通过了层层选拔。”杜勇说。

最终,100多名管理人员参加竞聘,45名副主管及以上管理人员上岗,其余人员降级使用。目前,该矿在岗职工1644人,较停产前正常生产时4077人减少2433人,减少生产、辅助单位个,减少管理岗位职数58个,合并职能科室,减少机关人员106人,实现了“一人多岗、一岗多职”,全员工效得到全面提升。

复产时期,该矿创新考核机制,对副总以上领导每月进行指标考核,促使矿领导班子成员自我加压、模范带头;对机关科室工作效能进行满意度测评,测评得分直接与考核工资挂钩,促进机关科室业务技能及服务意识提升;对生产区队,实施以量计资,将安全、工资、成本与个人挂钩,激发职工能动性;对辅助单位实行一月一定员,按照定员人数结算工资,推动辅助人员主动找活干挣工资。

新考核机制的推广运用,充分调动了干部职工的积极性。2018年1月6日,该矿较原计划提前2个月顺利投产,实现了“当年准备、当年复产、当年投产”的安全、高效复产目标。

另外,该矿在辅助单位推行了工程拍卖机制。辅助单位在完成自己工作的同时,积极揽工程开拓新业务。“经营办核算工程成本后,在辅助单位开展公开招标,质量高、价格低的单位中标。”杜勇说,“在工程验收的时候,我们会对项目花销进行考核,超出原来的金额,要在辅助单位当月的绩效中扣除。”

以前,2308采区运输下山的2部皮带由生产单位负责维护;皮带队中标后,从2019年11月开始由其负责开车保运转,每天为生产单位减少4个岗位工、4个检修工,每月减少工资支出3.5万多元。该矿每月另行支付2万元给皮带队,使皮带队员工工资提升350元/月。

“我们要调动所有职工的积极性,让职工切实意识到多干活就可以多赚钱,一个队伍里面忙人和闲人共存,肯定发展不好。”刘海基说。

力推井下队伍分配改革

“我们以生产效率、经营效益为导向,持续优化差异化的分类考核体系和激励约束机制,发挥绩效考核激励和导向作用。在新集公司奖励的基础上,我们也有自己的一套奖励体系,双重激励职工提质增效。”杜勇说,“现在,通过差异化考核,部分职工最多比以前每月多拿5000元至6000元,区队工作热情高,今年掘进单进水平创矿井复产以来最高水平。”

1月至9月,新集一矿共有28个队次获得新集公司单产单进验收奖励,其中掘进单位一档6次,二档5次,三档1次,四档2次,五档14次,增收640万元;采煤单产创新4次,增收180万元;内部绩效考核先后共有29个队次获得差异化考核激励,增收203.9万元,其中综采队增收30.9万元,掘进各队增收173万元。

“以前,职工都不愿意去掘进队,现在不一样了,变成了掘进队队长挑人。”刘海基说。

为了降低设备故障率,新集一矿在综采队和部分综掘队实行了“二九一六”工作制,把1天24小时分成2个生产班工作9小时和1个检修班工作6小时。3个生产班轮流上班,中间存在轮休,即3天上2个班,工作18个小时。一个月上班180个小时。检修班每天上6个小时的班,3天也是18个小时,去除轮休,全月上班156小时。这样,既保证了检修人员有充足的时间检修设备,又让工人得到了更好的休息。

“现在队伍稳了,职工的幸福感提上去了,下一步,我们将继续上马智能化设备,开启智能开采新时代。”杜勇说。